Thursday, June 18, 2015

跑步賽事的有趣事件


在跑步的世界裡,我們平常只會一直會注意誰跑最快,誰跑最遠,
其實也有一些讓人會心一笑的故事,
有些故事還會讓人覺得,天阿,真的會有這種事情發生耶,非常地有趣

故事一:跑在領先群之前的爸爸


在一場全國矚目的馬拉松賽事,你要怎麼才能讓你的小孩在電視上看到你?
答案就是,跑在最快的人的前面。

波士頓馬拉松,這場全美有名的馬拉松之一的比賽,有來自全世界幾個最強的馬拉松選手來參賽,更有許多來自全美的高手,這位來自德州的爸爸,為了讓達到這個目標,居然在一起跑之後就一馬當先,以4:38/mile 的速度,撐完了光榮的5分多鐘,在電視螢幕裡留下令人難忘的一幕之後,最後居然還以3 小時左右的成績完賽。
4:38跑一英里的速度有多快,就是100公尺大概是17秒左右的速度,然後你必須維持這個速度跑42公里,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當然,這位老爸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的最佳成績有2小時30分,雖然還沒到世界級,但也是相當驚人的速度了,才有如此能耐撐了5分鐘,換成是我,我大概只有前100~200公尺能勉強跟上吧。

雖然比他原本預計的成績還慢了30幾分,不過,他的願望實現了,也成了他的小孩眼中的英雄。


故事二:誰是第一名?要贏得馬拉松比賽,你除了要跑得快之外,還得要站對起跑線
                           
               Arien O’Connell
                                      Nora Colligan


時間回到2008年的舊金山Nike Women Marathon. 通常在馬拉松的比賽裡頭,主辦單位為了讓 elite runner  能夠不受影響成績,都會讓他們排在起跑線的最前面,以避免被一些普通的跑者擋住,然而當年的主辦單位不知道在想什麼,居然是讓elite r跑得很快unner 起跑完之後的20分鐘,才讓一般跑者起跑,結果就出事了.

事情是這樣,來自紐約的老師, Arien O'Connell (上圖左) ,她雖然跑得很快,但是還沒有快到 elite runner 程度,她自己也知道,所以當她報名的時候,她就選了一般人的起跑區, 比賽如主辦單位的程序舉行,照例讓 elite runner先跑,而當天是由 Nora Colligan (上圖右),以3小時06分的成績,第一個衝過終點線,然後在10分鐘之後,也就是3:16分左右,Arien 也抵達終點,
這時候大家都還不知道問題已經發生,就在頒獎典禮時候,當主持人跟在場觀眾用最熱烈的掌聲歡呼著Nora 上台領獎,並且宣布她的成績的時候,Arien 卻發現她的成績比第一名還快,由於她是晚了20分鐘起跑,所以實際上她的完賽成績是 2:56 左右.

儘管她提出抗議,主辦單位也承認疏忽,而且承諾隔年改進,不過主辦單位並不願意更改名次,還怪她既然跑那麼快,為何當初報名沒有選擇在elite runner 那一組。
雖然Nike願意在事後補償,但是Arien 就這樣錯過一次贏得馬拉松大賽的機會。


故事三 :  只有一人跑完的馬拉松



在英國Sunderland 這個地方在2013年舉辦的一場馬拉松,發生了讓人無法置信的事情, 因為上圖這位老兄,Jack Harrison 跑得實在是太快了,以致於包括第二名之後的4999人都看不到他跟前導車,比賽的終點在一個叫做Stadium of Light 的地方,快到這裡的時候還需要多跑一小段264公尺的路線,才能進入Stadium 到終點,而他老兄跑到終點之後,後面的大會人員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居然就忘了要指示跑者要多繞這一小段路,而直接引導大家往終點直接跑去,

這個失誤,造成除了Jack Harrison 以外的人全部被取消資格,也就是說,這場比賽,只有一個人跑完!

當然這場比賽的主辦單位也就變成網路上的笑柄~~~~~

Monday, May 25, 2015

歐隆妮 50公里肥臀跑 ( Ohlone Fatass Run -- 05/17/2015)


歐隆妮 50公里肥臀跑


什麼,比賽取消?What the Fxxk ? 我知道我最近很帶賽,很多事情都因為一些奇怪的原因而功敗垂成,沒想到連比賽也受到影響...



當我收到這封e-mail 時,腦袋一片空白,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參加那麼多次比賽,還是第一次遇到,
天阿,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阿?整個星期五下午久久不能自己,憤怒,沮喪,一直忍不住上官方網站,想看看到底有沒有人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結果只有看到一堆跟我一樣不爽的人在抱怨,哀嚎,然而Race Director也只是輕輕地扔了一句,東灣警察局宣布取消,
沒有多作說明,這算什麼,令我非常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比賽取消的原因絕大部分是天災,颱風,地震,這種不可抗拒的因素,加州從年初開始已經陷入的乾旱,取而代之是意外的冷天氣,在原本應該是炎熱的五月,卻變成了涼爽的11月的溫度,一整個禮拜都是晴時多雲的天氣,也就只有在星期四下午下了一場大雨而已,對於跑步來說,這可真的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尤其這個比賽,Ohlone 50K , 長年因為他的高爬升,高熱而聞名,完全曝曬的路段超過一半以上,過去幾年我一直不敢來跑,好不容易累積了幾個高爬升的50英里的比賽之後,才稍稍有點勇氣來報名,因此,近來幾天的低溫對我來說簡直是天公作美,心裡還想著,真的是賺到了,但是沒想到結果居然是這樣..




等到我腦袋稍微冷靜一點,我暗自猜想,會不會是因為那場大雨的原因?結果,真的被我猜中了,可是,不到兩個小時的雨,又會造成怎樣的問題呢?新聞也沒有播出什麼災情,怎麼也想不透,前年冬季風暴,The Northface 50M 的比賽還是照常舉行,我們幾百人在大雨的泥巴裡比賽,也沒發生什麼事情,這次是怎樣呢?

到了星期六,比賽的志工親自去巡視路線,回報的結果果然跟我想的一樣,路線根本沒有怎樣,狀況非常的好,
接著臉書上傳來消息,原來東灣警察局只是圖自己方便,只因為下大雨,就擅自隨意做出取消比賽的決定,根本沒有人親自去看過現場的狀況,更沒有跟比賽的主辦人討論,這讓全部的人都無法接受,但是卻又無可奈何,想到有些人可能大老遠從外州,甚至國外來比賽,這種草率的決定簡直是人神共憤。

這股怨氣正不知道往哪裡發洩,因為這樣就打亂了我們週末原本的計畫,正在苦惱應該要怎麼重新計畫才好,沒想到正好在臉書上有人發起,"沒比賽就自己跑的活動",我想都不想就直接舉手參加了,傅大哥更是是自告奮勇要幫我們在Sunol 設一個簡單的補給站,甚至提供接駁的服務,真的是佛心來著.



於是,決定照原訂計畫,只是把本來的比賽,換成自由行,也就是今天的歐隆妮肥臀(Ohlone FatAss Run) 了
按照比賽的時間,我8點準時到了集合地點,算上我只有四個人,大家自我介紹一下,說明一下今天完全跟比賽單位無關,所以如果遇到警察千萬不要提起,順便講一下自己的速度跟估計的時間,
天阿,我居然是最慢的一個,雖然有兩個人說他們不會跑太快,可是我知道,真的跑下去,誰理你,到了野外,只能靠自己了,而且更刺激的是,Sunol之後的路,我從來沒跑過,也就是後半段的21英里我是第一次跑,路況完全不熟,雖然我準備了GPS的地圖,但是我還以為至少能找到一個速度差不多的人,看來是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慘了,不安的情緒悄悄地在爬上心頭,但是,這個時候又不好意思退卻,昨日的憤怒居然變成今日的不安。


                                            超級佛心的傅大哥

自己有的時候也是把跑得比較慢的朋友扔在後頭,自顧地往前跑,所以我很能體會跑在前頭的人在想什麼,也知道跑在後頭的人壓力有多大,如果又是不熟悉的路線,真的就是放牛吃草,自求多福了,哈哈,這時候已經不能打電話給老婆說我要回家了,一定會被笑一輩子。


                                左邊這位跟他的老婆就是跑超快的兩個。

不管了,廢話不多說,起跑了,到了登山口,我們看到兩個一副就是跑超馬的人,一問之下,原來他們跟我們一樣,也是憤怒的參賽者,他們是打算跑到Rose Peak 再回來,現在有了共同的敵人,我們一跟他們講了我們的計畫,也說能夠提供回程的車子,他們馬上答應跟我們一起加入這趟肥臀跑,
我心理暗自期待,,如果這兩個跟我一樣是蝸牛等級的,那我就出運了,於是我看準了插話的空檔,稍微問了一下他們的預計時間,什麼,5個半小時?一聽之下,心又涼了,
很抱歉,這兩個傢伙跑更快耶!挖靠~~~今天是什麼日子阿?昨天在臉書上不爽的人不是很多嗎?那些跑得比較慢的人到底都跑哪去啦?


                                不管如何,至少前面這段路,我有絕對的信心,趕緊出發囉~~



我們從Standford Ave 的入口出發,其中一個傢伙居然能全程用跑的上山,好了,別理他,其他的人則是用走的爬坡,所以我還勉強才能跟上他們,所以到目前為止,大概就是起跑後的20分鐘,我們還能邊走邊聊天,彼此認識一下,之後,實力的差距就慢慢出現了,這些傢伙開始把距離拉開~~

當天的天氣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整座山都籠罩在一片白茫茫的霧氣之中,非常地涼爽,至少我可以不用擔心天氣太熱的問題,困難度少了一半。

接下來第一個難關就是爬上Mission Peak ,我之前都是從北邊比較平緩的路線上山,今天這次第一次從南邊這個陡坡直上,真的是很夠嗆,還好大概到了一半的高度,我們轉向更南邊的一段平緩的路線,讓我能夠稍微調整一下呼吸,放鬆一下雙腿的肌肉,只是,一調整就發現距離又被拉遠了一點,真想大聲叫住他們,嘿,等等我阿!



 
本來想跟這位女生聊聊天,認識一下的,可惜已經上氣不接下氣,得顧及跟上前方兩人,還得注意腳下的路況,這裡什麼沒有,就是泥巴,牛糞特別多~

不一會兒,我們就已經爬到半山腰了,回頭望去,Fremont City 已經在腳下了。





 已經是早上9點多了,整個山頭還是籠罩在霧之中,眼看著前方二人組已經快要消失了,
我也顧不得保留體力了,至少得追到看得到人才行,我可不想在一開始就走錯路阿。




    繼續試著跟上前面的兩個人,很難拉近距離~


     總算到了,Mission Peak ,完全看不到風景,但是 照例擠滿了人要去拍照。


 克服了第一座山,開始往Sunol 方向跑,此時我已經被他們拋在後頭。

之前那個女生一開始的速度跟我差不多,我還在想她怎麼那麼臭屁,剛剛說要跑6個小時到終點,但是從Mission Peak  開始下山,她竟然就換檔了,瘋狂地猛衝,一路一直跟路人借過,借過的,我一開始還能跟上,但是沒多久,我就只能放棄了,看著她一口氣追過前面兩個男生,後來聽說她還是一路衝到Sunol...真的是太可怕了,我心想,後頭還有那麼遠的路,不就表示她能跑更快嗎?才跑了5 英里,我就已經是最後一個了。


 遠眺Sunol Regional Park, 等一下就要跑上前方那座山,夠遠了吧。

也罷,照著自己的速度跑最重要,我雖然盡量把速度控制在比平常巡行的速度快一點,看看在下坡能否跟他們至少保持一定的距離,無奈實力差太多,他們的下坡速度真的是快的離譜,只能眼看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

    超馬超級高手 Jean 也來了。

我開始猶豫起來,看來這個鴿子是被放定了,沒有理由他們還會在 Sunol 那裡等我,我該不該厚著臉皮找個藉口叫傅大哥帶我回家呢?不知道為何,我腦海裡居然有這種念頭。

不行,我昨天的不爽到哪去了?無處可發的怒氣到哪去了?
眼前不就是我想了好久想要克服的山頭,這時候萌生退意太遜了,也一定會後悔。


 到了Sunol 果然看到熟悉的影子,親愛的傅大哥已經在這裡恭後多時了,同時我也看到前面幾個人正好補給完畢直接出發了,傅大哥看我只有一個人,很熱心地來跟我確認我的裝備,跟我講了一下路線,跟路上的水站,在他的強烈建議之下,我趕緊去買一份Permit + 地圖,
同時也聽到一個好消息,就是後面居然還有5個人,所以他建議我或許能等後面的人到了一起跑。


 聽到這樣,我鬆了一口氣,也就慢慢地吃起東西,一邊休息,一邊聊天,等著等著,居然看到超馬天后 Catra 也出現了,

然後接著另一個超馬天王Jean 也跑來了,這是什麼狀況,天王天后同時出現,到現場加持,
怎麼能不來個合照呢?而且後來Catra 跟我說其實路上的標示很明顯,不容易走失,
加上有地圖,應該不會有問題,
然後Jean 說到後面的4個人還很遠,要等的話可能還得花一段時間,我心想,不能再等了,我休息太久,身體都冷下來了,再等下去不知道幾點才能到終點,所以我把裝備整理一下,跟著Jean 的後頭,我也硬著頭皮上了,反正我知道Jean 到了Rose Peak 就會沿著原路回來,後頭有4個人也會上山,基本上只要我不是迷路,在路上就算是受傷,還是體力爆表,前後都有人,發生什麼事情,一定能夠讓人找到我的。


於是我一手拿著地圖跟相機,一手拿著16oz的水壺,背包加滿30oz的水,再加上原本準備的8oz 薑茶,幾條能量包,一包鹹餅乾,一包薑糖,看來是沒有問題了,不怕多帶,就怕不夠,就這樣緊張又興奮地踏上了我人生的第一次在完全陌生的地方單獨越野挑戰! 

從這裡開始的30幾公里,一開始是連續16公里的鋸尺狀陡坡,從海拔400到3600英尺到Rose Peak, 然後再跑15公里到終點,這種坡度,跑起來真的是讓人臉紅心跳,想像你要先爬個5層樓的樓梯,然後跑幾10公尺的下坡,接著再爬6~7 層樓的樓梯,再跑個下坡,就這樣一直反覆地上坡,對於心臟跟大腿的肌肉真的是一大挑戰,除了我的心跳跟喘息聲之外,我好像都能聽到我大腿肌肉發抖的聲音....



 因為整座山是放牧的地方,所以牛還不少,有時候會遇到不識相擋在路中間的牛,牠不知道怎麼辦,我也不太想直接激怒牠,所以就只好跟這隻牛在路上互瞪,誰也不讓誰,因為我怕我一後退,她就會衝過來,所以我還是堅持下去,慢慢往前走,果然,她受不了自己就跑掉了,哈哈,我贏了,這算是路途上的餘興節目,想想也真的蠻好玩的,因為這些牛會一直用一種害怕又好奇的眼神看著你,卻又同時一直逃走~



看到前往終點Del Valle 的牌子,雖然這裡離終點還很遠,不過至少知道我在正確的路上,安心了不少,果然正如Catra說的,路標十分清楚。



雖然在眼前的是連續瘋狂上坡,但是身後卻是好像擁有了整個世界,
回頭放眼望去會動的只有空中盤旋的禿鷹,跟一望無盡的山,有一種千山我獨行的武俠感,讓人不敢相信我離文明世界只有幾英里遠,一開始還有點怕怕的,但是越跑就越覺得實在是太酷了,完全沒有人的地方,我可以隨處尿尿,也可以任意躺在路中間休息耶!


當這個數字到40的時候,就是終點到了,這應該是第幾個叉路的數字,不是距離,
還有21個,加油吧。



因為乾旱造成草地都枯黃了,本來往年這個時候,早就應該是頂著大太陽,汗流浹背地在路上奮鬥了,今年真的是特例中的特例,也是讓我非常地嘔,居然會在這種天氣把比賽取消!
看來我的怒氣還沒完全消。

山路轉到受風的那一面就會很冷,陣陣寒風吹過,只留下樹跟草被風吹過的聲音,我繼續往Rose Peak 前進,奇怪的是,每個上坡看起來都很像,
爬了一個,就發現後面還有一個,實在是看不太出來 Rose Peak 在哪裡。


一路上真的是跑跑,走走,其實是用走的比較多,有的時候還得停下來喘口氣,明明看起來不怎樣的坡度,沒想到爬起來這麼難,一路上真的人很少很少,只有偶爾才會遠遠地看到另一個山頭好像有人在走動。



不久前方就來了一個跑者,他說他剛從Rose Peak 下來,速度非常之快,沒多久 Jean 也下山了,剛好我坐在路邊的樹幹上吃餅乾,他很好心地問我還好吧,我說,很好阿,看來我應該離Rose Peak 不遠了,吃完餅乾再度出發。



等一下,我好像忘了什麼,啊,對了我是不是應該擔心一下如果遇到美洲獅該怎麼辦啊?
A 型人的毛病又發作了,好像怎麼可以就這樣爽到忘了這件重要的事情,
這種不喜歡樂極生悲,過度擔心的個性是遺傳來的,好像事先擔心了,就會讓自己在真的發生事情的時候好過一點,但是其實卻一點幫助都沒有,反而隨時潑了自己冷水,
讓自己的心情一直處在一個隨時等著壞事發生的情況,
糟糕的情況就是,自己永遠沒有辦法享受當下~永遠得找點事情來擔心~
我非常討厭自己這種個性....

所以我把注意力放在身體的痛苦上,肚子的不舒服,快要抽筋的雙腿,酸痛的雙肩,
只有痛苦才能讓我專注在眼前,提醒自己,我是活在現在,不是活在一堆,萬一怎樣,也許怎樣當中,那些都不關我的事,我只想跑到終點,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這個方法奏效了,一種豁出去的快感,我可以完全專注自己,放縱自己的感官,來感受一切,歷經千辛萬苦,總算看到Rose Peak的牌子了,雖然這裡到山頂還有一段,不過至少最痛苦的已經快要過去了,我得爬上山頂,然後再下來,往左邊水站的方向去, 接下來就是比較輕鬆的15公里。




                     上 Rose Peak 的最後一個上坡,當時真想偷懶不要上去了, 哈哈,怎麼可能,好不容易爬到這裡,一定要把風景看個夠才夠本.......


   路上的蜥蜴,非常大一隻,我還以為他死了,還用石頭試探了一下,哈哈。



本來跑上Rose Peak 想來個勝利的呼吼,卻看到旁邊居然有四個人在睡午覺,
看來真的是累壞了,還好我有先看到,不然吵醒人家就不好意思了, 這裡的風頗大,四周的聲音都被風聲給蓋掉了,


video

     看來對面的山頭有可能在下雨,還好那片雲沒有飄過來這裡。



不行了,我得坐下來休息一下,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我還沒有辦法很輕鬆地應付這種路線,有時候還是得整個坐下來休息,讓身體完全放鬆,看看有沒有辦法讓乳酸蒸發一點,才能繼續往下跑...


    倒在路邊的大樹

                      跟西瓜差不多大的松果, 通常在Yosemite 才能看到這麼大的,沒想到這附近也有。

        
    在深山裡頭,居然還有蓮花池?老實說,真的有點格格不入,要說前天那場雨真的造成什麼後果,我只能說就是這個池子旁邊的一小段路被水淹沒而已,而且我很輕易地可以從旁邊繞過去,我親自證實了這次比賽是被惡搞掉了!




這棵樹很特別,感覺好像是被雷劈了之後,又從另一頭長出來,真的是可怕的生命力,
可以強烈地感受它想活下去的意志,大自然告訴我們,不管如何,都要認真地活,想盡辦法活下去才行,這才是自然的法則。



    Johnny's pond


終點到底到了沒?對於一條沒跑過的路線,這是我常有的疑問,尤其是當手錶又婊了自己一次,本來可以撐到9個小時的電池,在7個多小時的時候就掛了,雖然可以看地圖來對照,只是我老早就把地圖收起來,也懶得再拿出來看,雖然我喜歡長跑,但是有的時候到了後來,尤其是體力下降之後,就會開始不耐煩,怎麼還沒到阿?怎麼還有一個坡要跑阿?
明明眼睛就看到終點了,可是,卻怎麼也到不了。

越靠近終點,能跑的路段也變多了,我也拖著疲憊不堪的雙腿,有一搭沒一搭地跑著,也想著,如果有延期,我得好好地鍛鍊不可,否則,到時候的天氣一定更熱,至少腿力還得加強才行,看來日後得多找機會來這裡跑了。


看到終點了耶,就是遠方那個湖的湖邊!天阿,怎麼還很那麼遠,不過能看到就是終點真的不遠了,真不敢相信我真的跑過來了,突然又有一點力氣了。

跑超馬就是這樣,從每個小地方把自己身上的力氣一點點地擠出來,從看到終點的瞬間,冰水從頭淋下的瞬間,從耳機傳來自己最喜歡的音樂的那一刻,稍微喘口氣,力量就又出現了
別人的幫助有限,最重要的還是靠自己的力量,這不是跟我們人生一樣嗎?當然跑步是簡單太多了,不過,也就是能夠這樣不斷地磨練,當自己遇到人生一些不順心的事情,才不會失去力量,迷失了方向。


  牛頭木?


                      路上漂亮的野花,頓時讓人心情平靜了不少,




                                            還要爬過一個沒開的Gate, 沒人看到吧?


在河邊發現一堆骨頭,看來是有人吃剩了什麼~~



                       居然到了終點之前,還有一個溪谷,2英里的陡降,我就覺得事情有蹊蹺,算算距離好像還沒到,怎麼已經開始下坡了,果然,過了溪流,還要再上一個中長度陡坡,當作是臨別前的禮物,心力交瘁,我光是用走的,也得停個好幾次。

 
                       乾脆,直接坐下來,把兩腿伸直休息了 ,累阿~



總算進入到 Del Valle 的公園境內,最後的一段路,居然也是困難重重,2.5英里的連續陡峭下坡,是對於已經跑了8個小時的雙腿最後的考驗,尤其是我剛剛才又爬過一個陡坡,已經精疲力盡的大腿,現在得再度用來煞車,每一個步伐就是一陣的疼痛,我試著蛇行而下來減少下坡的坡度,但是效果不大,所以我乾脆忍痛直接往下衝,一直到痛到受不了了,才停下來休息,途中遇到一些正想要上山的人,他們好奇地問我跑了哪裡,我就說,我是從Fremont跑來的,他們全都嚇呆了,馬上幫我鼓勵打氣,說:你快要終點,加油,哈哈,也讓我疲憊的身心,稍微地得到點安慰。

到了終點,發現大家都在等我,有人還說,我還以為你在Sunol 就回去了?我心想,挖哩,還好我沒有停太久,不然不是被放鳥放大了,Justin (穿藍色夾克)還準備了很多吃的東西,而且看來他們已經在這裡烤肉很久了,真的是太感動了。


                                Joe 也到了,大家列隊鼓掌!

他們很好奇地問,後面還有人嗎?我說:有兩個應該快到了,聽說還有兩個比較慢一點,就不太清楚離多遠了,於是大夥決定多等一下子,果然,沒多久,Franco 到了,Joe 也緊接的到了終點,而且Joe 還很堅持一定要跑到比賽真正的終點線,才願意停止,真的是太堅持了。


於是,大家再拍一次合照,替這次比賽留下美好的回憶,而且還有個意外的驚喜,就是Justin 居然還自己製作了T-Shirt 送給我們當紀念,這真的是太棒了,怎麼這麼有心阿,
準備了吃的,接駁車,還有衣服,而且都是他自己花錢的,他說,他真的非常喜愛這個比賽,所以完全是自己的熱愛,來發起今天的活動,但是,也希望不要因此而得罪某些人,所以要我們不要把T-Shirt的照片弄上網路。

所以,路也跑了,氣也消了,再次印證,自己的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裡,比賽取消了,那就自己跑,只要行動,什麼事情都阻擋不了你,這是跑超馬教我的另一件事.....

後記:
       就在昨天,我收到了比賽延期的確認email, 9月20日,這下子真的有得瞧了,可別天真地期待9月的天氣會比5月涼爽,不管怎樣,我現在只希望我到時候還能有時間參賽,一切到時候再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