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01, 2014

Firetrails 50M -- (10/11/2014)


 這是我第二個50英里的比賽,距離上次AR50已經快有半年了,雖然不至於完全沒有信心,
但是Overlook 100k 的失敗陰影還未散去,(花了不少時間跟金錢,到最後什麼都沒拿到)
 加上連日的秋老虎, 緊接著的FT 50 確實讓我有點壓力,  擔心會太熱,擔心胃又會不舒服,更擔心沒有辦法在13個小時以內跑完全程,而拿不到贈品,有T-shirt, Jacket, and Wine glass 
真的沒拿到就是虧大了。





自從兩年前開始跑Skyline50km 以來,
就非常喜歡這裡的風景,雖然不能跟Marine Headland 相比,至少這裡也是湖光山色,風景宜人,不過,整段路線的難度可就比AR50難多了,請參照上圖就知道,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尤其接近折返點的那座大山,光看圖就讓人腳軟,不過,既然報了名,那就上了吧。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平常跑步能夠約到不少人,一到了比賽,卻越來越難能夠有伴能一起參加
是因為50英里太嚇人了嗎?不過,除了跑步之外,我也跟師FU 學了不少功夫,那就是用笑容跟愉快的心情去結交新朋友,而手上的相機就是我的武器,所以雖然要自己一個人在全家都還在沈睡的時候,摸黑開車出門,但是,內心的興奮卻是難以言喻的。


 報到處,工作人員幫我找到號碼牌,這時候大概是凌晨6點,太陽都還沒出來哩。


我的Drop Bag,一般人可能不知道,所謂的Drop Bag,就是通常在50英里以上的比賽,
主辦單位提供服務幫你把你需要的額外裝備,放在一個中等大小的袋子裡,送到折返點或是比賽中間距離的休息站,讓你可以換裝備,也幫你把換下來的裝備送回終點
於是這次我準備了替換的鞋子,跟凍成冰塊的薑茶,因為根據上次的經驗,跑完30英里,我的腳會腫的稍微大一點,所以我想這時候如果換一雙鞋子跟襪子會有點幫助,不然像上次回家之後指甲馬上黑掉兩個,實在不太好看。

起點牌還會反光

太黑了,實在是很難找人,上次去Peet's Coffee 遇到一位也是跑超馬的店員,Nick, 他說他也會來,
但是,這麼黑,我也不好意思拿著燈對著人家的臉,一個一個找人,所以就只好隨緣,看等一下能不能遇到了。



 在漆黑的路上跑了3-4英里,實在是照不出什麼好照片,不過路上倒是發生些好玩的事情,也就是每跑了一英里,大家的GPS手錶都不約而同地發出相同的聲音,尤其當時又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路上,所以更讓人覺得好笑,大家都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因為實在是太多人用Garmin 310XT  了這款手錶幾乎已經是跑超馬的標準配備了,為什麼?因為他是目前市面上最便宜又有超過20小時電池續航力的錶了.



上坡的鐵律就是用走的啦,尤其是在前方路況不明,體力還不夠好的時候,速度跟肌耐力的控制是很重要的,因為一旦體力爆表,連走都走不動啦~


跑著跑著,前方出來了一個熟悉的影子,天阿,那不是 Gordy 嗎?你可別以為這是什麼路邊的阿伯,Gordy 可是大有來頭 請參照我之前寫的文章。Gordy
Gordy 可是 Western State 100 英里的創始人耶,維基百科都有他的介紹哩:http://en.wikipedia.org/wiki/Gordy_Ainsleigh


看到名人,還有什麼可以猶豫的呢?尤其他也是師FU的朋友,我當場厚著臉皮去搭訕,
還嗆出師FU的名字,馬上跟Gordy拉近了距離,當場就聊起天來了,在一旁居然還有人在問說,這個人到底是誰,天阿,這就好像說你喜歡看日劇,卻沒聽過木村拓哉一樣的難以置信
已經67歲的他依然健步如飛,而且還很認真地問了好幾次我的名字,認真地念了幾次,然後問,這個名字有沒有什麼意思,我說,遵循正道的意思,他還笑著說,真是個好名字,難怪你會來跑步,因為跑步正是王道阿!他說他有維京人的血統,他的名字的意思是 in the middle ,
這....我也不知道該說好,還是不好,只好說,恩,這或許對你們來講有個不為外人知的意義吧,
哈哈~~




Gordy 因為太有名,很多人搶著跟他聊天,於是我就退到一旁,跟在後頭跑,在一旁的 Kathy 好奇地問我,那個老頭到底是誰,於是我們兩個就開始聊了起來,51 歲的Kathy 開始跑步大概有7~8年了吧,我們本來也是天南地北亂聊一通,後來她講到她是怎麼開始跑步的,
原來是這樣,她住在這附近,所以當她送小孩去上課之後,就會來這裡走路,健行運動一下,然後再回家,後來有幾次,因為走得太遠了,快要來不及趕回家接小孩,於是她就急急忙忙地用跑的回家,於是她發現,咦,原來她是可以跑步的,而且感覺還不錯,所以之後她就參加了附近的一個慢跑俱樂部,開始了她的長跑,跑著跑著,也就越跑越遠了,我聽了,真的是快要笑死了,
沒想到她開始跑步的契機是因為要趕著回家!

我們兩個真的是相談甚歡,AR50都是我們第一次50英里的比賽,完賽的時間也差不多,11個小時左右,FT50 又剛好是第二個50英里的比賽,而且我們的速度差不多,於是一路上我們就很有默契地一起聊天,一起跑了將近20英里,真的是太幸運了~~~

可惜快要折返點的前幾英里,她的速度慢了下來,加上有別人跟她聊了起來,我也就不等她了,繼續往前跑。


這是鼎鼎大名的 Noe ! 你可不要被他老實的臉騙了,以為他只是個和藹的工作人員,,看看他的衣服就知道了,Tahoe Endurance Run 200 , 200可不是200週年的意思,而是200英里!他可是跑完號稱北美洲最難的 Hardrock 100 , 還跑了最可怕的Barkley Marathon, Plain 100 的超級高手,這些比賽有多難,我就先不解釋了,
簡單來說,這次的比賽跟那些比賽相比,簡直是熱身一樣,Noe  熱衷於跑步的程度真的是跟師FU有得比,自己不比賽,就來幫忙,他更發起一些樂捐的活動來幫助墨西哥窮苦地方的年輕跑者,光是這半年我就在不同的比賽場合遇到他三次了。




眼尖的人可能會發現,怎麼同一個比賽有兩個名稱呢?其實,這個主辦單位很厲害,當天是有兩場比賽同時進行的,跑50英里的人從南邊,在早上6:30的時候出發,跑26英里的人,則是9:00的時候從北邊出發往南邊跑,所以同樣的補給站,同時補給了兩場比賽的人,到最後都會在同一個地方結束,50英里前幾名都還會追上跑26英里的後半的人哩,所以路上非常熱鬧,人非常多。



到了15英里的地方,太陽終於出來了,從這裡開始就是我從來沒有跑過的路線,一路會到
Berkeley 附近的折返點



找人聊天的好處就是,不知不覺就跑了很遠,而且因為速度控制的還不錯,要聊天總不能跑太快吧,所以本來還以為狀況會不好的我,居然意外地覺得還不錯,應該是遇到很多好人的關係吧。

算算時間,另一個比賽也已經開始了,果然前方開始出現領先群的選手,一個個地往回跑了。





跑著跑著,眼前又出現了一個熟悉的面孔,果然跑得慢也是有好處,不會錯過認識的人,
Emily Yu 也是超馬高手,只是這次她只跑26英里,所以在路上就遇到了,上次見到她是在AR50的比賽,她可是有著跑完100英里的驚人紀錄的,年紀輕輕的女生有這麼大的毅力跟體力,真的是令人敬佩,我也希望我老婆多少能跑個5K什麼的,那就太好了,這就當作是今年生日的願望好了。

看到這個牌子,忍不住就拍了下來,跑50英里往這裡跑,在路邊幫我們加油的人們看到我跟著箭頭的方向跑,果真露出欽佩的眼神,哈哈,不過看看時間,我好像跑得有點太慢了些,
折返點都還沒到,而且地圖上那座大山好像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了,真正的挑戰快開始了。

咦,這不是Catra 嗎?上次見到她是在去年的TNF50,因為她也是師FU的朋友,而且如照片上所看到的,她的裝扮非常的特別,而且她的全身都是刺青,還穿了很多鼻環,耳環,嘴環,
而且衣服的顏色一定是粉色系列的,所以很容易就認出她來,我上次也是上前去自我介紹,雖然不知道她還記不記得我,不過她還是很熱情地跟我合照,
今天她是擔任最後墊底的安全員,確定最後一個跑者沒有落單在山裡面,當然,她也是超馬的高手,聽說她每個週末隨便跑都是30英里起跳的距離,又是個超人等級的~~


眼前就是那座地圖上看起來很可怕的山了,照片上雖然看不太出來,但是一路上坡好像沒有盡頭一樣,這時候可不是找人聊天的時候,雖然我一直跟著前方那位背著Nathan 背包的女生,
為了省點力氣,我就沒有去認識新朋友了。

天阿,這不是 Jean Pommier 嗎?居然已經往回跑了,我當場算了一下,他已經比我快了10英里了,真的是嚇死人的快,最後他的成績是7個小時14分,而且居然還是第三名,前兩名難道是外星人嗎?他用飛快得速度往下跑,而且大氣都不喘一下,還好我手快,馬上拍了一張!

折返點就在前面那座光禿禿的山的後面,光是用看的就覺得很熱,而且這裡的路幾乎都是沒有樹蔭,完全得在太陽照顧下往前跑,雖然不能算是很熱,但是實在也是不太舒服。

我的媽呀,還在爬坡,前面的這位阿婆,好像沒有感覺一樣,一直跑,一直跑個不停

好不容易又翻過一個山頭,感覺已經開始下坡了,居然前方還有一個上坡!這真的是對於心理的一個很大的考驗,面對這種沒完沒了的上坡,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但是還是會忍不住邊跑邊罵。

繼續上坡中~~已經看到很多人跑回來了,算一算,至少已經有50個人往回跑了~


終於到了山頂,這裡的風景真的是太棒了,遠方是 Mt.Diablo
但是,接著是4英里的連續下坡,也就是說,等一下回頭跑的時候,會有4英里的連續上坡,我開始擔心我能不能在13個小時內跑完, 因為已經回來的人越來越多了。

26英里的折返點,5個半小時跑完一個山路全馬,還算可以啦,接下來還有24英里,光是用想的就覺得很累了,不過,比賽的好處就是,現場的氣氛實在太好了,看著人們忙著補給,忙著換裝,忙著降溫,照相,有人出發往回跑,有人才剛到,有人已經掛了,等等....非常地精彩有趣阿。


又看到熟人了,巧遇 Cesare ! Cesare 是我六月去參加Oracle 5K的時候認識的,他是在總部工作,今天是來幫朋友 pace 回程的,真的很高興能再看到他,他告訴我他將要跑第一個100英里,現在正在做準備,挖賽,真替他高興。
折返點的地方是26英里,在這裡如果你有朋友願意陪跑的話,可以從這裡開始陪跑24英里,這種免費陪跑的機會,居然我的朋友都沒人要來,唉,真的是太可惜了。


照計畫,我在這裡休息了很久,也換了襪子跟鞋子,還把本來要扔掉的毛巾帶在身上,因為實在是越來越熱,我把要來的冰塊放在帽子裡,還用毛巾把我全身都弄濕,就是希望自己不會因為過熱而喪失太多體力,這個方法後來證明非常有用,體溫降下來之後,體力也跟著回復了。

休息夠了,裝備也弄好了,肚子也餵飽了,就開始了漫長的4英里回程上坡了,到了這個時候才開始回程的人,體力都算是後段班的,所以大家都是用走的上去,我當然也是,因為體力真正的考驗現在才開始,之前一路上遇到的上坡,下坡,現在全都要反過來應付了, 而我因為體力不支而造成的胃部不適的問題終於也開始了。

好不容易又回到原來的山頂,真的是好累阿~不過,換了鞋子果然讓雙腳輕鬆不少,這雙鞋子比較輕一點,Toe box 也大了一點,因為跑了5個多小時,腳多少都會有點浮腫,沒有換鞋的話就很容易把指甲弄黑了,這也是累積了好幾個黑指甲換來的經驗阿。


回程就是所有狀況都有可能會發生,所以我非常專心地注意身體的反應,一有不對,馬上就準備應付,比如說,膝蓋,還是大腿肌肉開始酸痛,我就拿出撒隆巴斯噴幾下,胃覺得不舒服,就趕快喝薑茶,只是有個問題我一直沒辦法解決,那就是因為不管是運動飲料,GU, 水果,等等,都是甜的,到這個時候,一直吃,一直喝這些甜的東西真的很膩,雖然可以吃馬鈴薯沾鹽,那還是很難以下嚥,一整個不舒服,之前有想到帶個酸黃瓜之類的,但是在比賽前又覺得太麻煩而沒有買,就在我煩惱著,不知道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剛好跑到31英里的休息站,路邊一個很熱心的志工一直喊著,啤酒,啤酒,誰要喝啤酒,我一開始想,神經病,哪有人跑步喝啤酒阿,所以我跟他揮揮手,說謝謝,我不用了,
跑了幾步後,我想了想,啤酒是苦的耶,喝喝看,至少把嘴裡的甜味沖淡一點也好,
於是我又回頭去找他,說,嘿,我改變主意了,來一杯吧,
他很高興地遞給我了一杯,好像很多人都不領情的樣子,我喝了一口,讓啤酒留在嘴裡一下子,然後吞了下去,天阿,這是什麼感覺,好像是沙漠中的清泉一樣,怎麼會這麼好喝阿?
而且我的胃不舒服的感覺,居然一下子就沒了......這,真是太神奇了,
我喝完一杯,又跟他要了一杯,再一杯,一連喝了三杯,他看著我喝也看得笑得不停,
我看這樣下去不行,可能就離不開這裡了,於是跟他借了酒瓶,跟我的救命飲料合照一張,
然後趕緊上路了。
回家之後一查,才知道這是德國的啤酒,一瓶還蠻貴的哩!

與Miki 合照, Miki , 是我在Overlook 100K 的時候認識的,她在最後一個休息站的時候,
叫住了我,也算是叫醒了我,看到美女,我的精神也為之一振,趕快來個合照,做最後衝刺的準備吧。


喝了酒又一邊運動的後遺症就是,酒精進到血液之後,很快地就遍佈全身,我跑著跑著,一股強烈的睡意,開始讓我兩眼發昏,一直很想睡覺,我都覺得我只要眼睛一閉上,就能夠馬上睡著,最後的10英里,真的是跑得迷迷糊糊的,還好一路上還是有很多人,我只要跟著前面的人跑就沒有問題了,不然我可能真的會迷路。

有趣的是,我這裡遇到一個年輕的女生,大概20幾歲吧,我遠遠地看到她在前方跑著,但是非常奇怪,她把她的運動鞋夾在腋下,腳上穿的是夾腳拖鞋!沒錯,夾腳拖鞋,然後雙手拿著手機,一直很認真地打著字,同時兩腳還一直跑個不停,真的很厲害,而且速度非常快,我花了好久才追上她,可是當她又換回跑步鞋的時候,我就只能看著她的背影一直離我而去了。


人家說,49英里的暖身,1英里的衝刺,大概就是這個感覺吧,前面保留體力的結果,就是在最後這個關頭,我還能動,而且精神狀況還算不錯,雖然還是有點睏,回到環湖的步道,最後3英里,我光是這裡就超過了至少5個人,讓我整個人變得非常的High ~~
到了終點之前,夾道的群眾因為遠遠看到我,就已經開始拍手鼓掌,幫我打氣,主辦單位也開始搖鈴,告訴大家,又有人快要完賽了,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是冠軍一樣,於是我突發奇想,再沖進終點之前,我把水壺一扔,用眼睛跟手勢跟攝影師打訊號,然後奮力一跳!
最後我以11個小時又50分左右的成績完賽,比我當初設定的12個半小時快了40分鐘,
真的是太高興了。

殘念的是,攝影師沒抓到我跳得最高的瞬間,所以照片就變成上頭這樣了

找工作人員幫我跟後面的時間拍照







果然這種比賽還是得靠 Garmin 310XT 的超強電池才行,我的TomTom只夠9個多小時,
不然我就得跑快一點,9個小時內跑完,那就不需要換手錶了,可是,有可能嗎?哈哈。

這位是Annette , 不用猜了,也是另一位可怕的超馬高手,她已經跑過兩次 WS100,
跟好幾次100K, 50M 的比賽了,我這次回程幾乎都是跟在她後面大概500公尺的地方,她一路上都是笑嘻嘻的,到處跟人打屁聊天,就好像在公園散步一樣,我則是跟狗一樣,累的半死,只想趕快回到終點,她跑步的姿勢很特別,從後面看,好像在跳舞一樣,就像山裡的精靈一般,跳著跳著,就跑完50英里了~~ 所以怎能錯過跟美女合照的機會呢?當場厚著臉皮要求合照,她也爽快地答應了,還加入了我FB的朋友,耶~~




成績揭曉,179/241 ,天阿,我居然是變成後段班的了,這裡的高手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而且我後來發現,很多人在跑完前半的時候,時間比我還慢了30-40分鐘,但是他們最後還是比我快,這讓我覺得,或許,我前半段還可以再慢一點,搞不好回程就可以跑得更輕鬆,更快了,當然,下次我最好自己自備啤酒,早點拿起來喝就不會那麼難過了,哈哈。
看來我應該把薑茶換成啤酒,跟酸黃瓜,這個跑步的食譜越來越享受了。
 ------------------------------------------------------------------------------------------------------------------------

Wednesday, August 13, 2014

Keh-Chiang's Birthday 40 miles run --(12/21/2013)

 Keh-Chiang's 40 Miles Birthday Party Run (SFO to Cupertino ) !!


看來是某人之前做了不好的先例的關係,現在我們這些人到了生日,不再是買個蛋糕,隨便吃吃喝喝就打發了,更不會因為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覺得沮喪,
反而多了一個選項來慶祝生日,那就是辦個瘋狂的生日跑步趴 ~
重點是,跑的距離最好剛好是生日的年紀,或者接近也行,
因此,進入4字頭的我們,怎麼樣都得至少跑個40英里才夠霸氣,
這夠瘋狂吧,而且還是徹夜狂歡地跑哩。


這次為了慶祝Keh-Chiang的生日,我特別規劃了一條剛好40英里的路線,從舊金山機場南邊,沿著舊金山灣的自行車路線,一直到他的家門口,剛剛好就是40英里,用來慶祝我們人生四字頭的另一個重要的階段。


為了要能不影響週末跟家人的正常作息,我們決定整個活動得在早上9點前結束,所以我們起跑的時間就提前到前一天晚上的10點,是的10點起跑,有Party 誰還管能不能睡覺呢~
整個計畫可以說讓我們所有人的老婆都搖頭嘆氣,卻又不得不同意,畢竟這也是我們體貼的一面。

於是,計畫一出爐,馬上得到熱烈的迴響,儉華自告奮勇願意當我們的機動補給隊,還接受點菜,咖啡,熱可可,隨你挑,KaiTi 也二話不說地加入,這樣子我們就有4個人了,而且我計畫本來打算搭Caltrain 北上到起點的,到當天Keh-Chiang的老婆還自告奮勇用車載我們去,真的是太令人感動了。

這次的距離算是我跑步以來最遠的一次了,所以我也非常期待這次的活動,看看自己能否跑完全程,讓身體記住那個感覺,當作是日後跑50英里的提前訓練,可以幫人慶生,還有人陪自己跑步,真的是雙贏~

在 Google Map 的幫忙之下,我很快地就找到我們的路線,畢竟上次才剛從Shoreline Park 往北跑到Oracle 總部, Shoreline to Oracle HQ
所以這次只要找到SFO到Oracle HQ 的路線,一切就搞定啦。




我們一行人大概在晚上10點半抵達舊金山機場南邊的 Bayfront park ,在全體歡呼壽星生日之後,就沿著自行車道南行,開始了我們徹夜狂歡的生日跑步Party...

一開始起跑,我們的壽星就飛奔而去,前方的是92號橋。

當天的天氣還算不錯,溫度還蠻舒服的,只是,這一段的路線是跑過一些餐廳跟酒吧的後面,陣陣的香味讓人聞了肚子還真的有點餓,我們頭燈的光線也引起了餐廳裡頭人們的注意,他們一定覺得是哪裡跑來的四個笨蛋,週末晚上不party 還在跑步,其實他們一定不知道我們也正在party 阿。

沒有多久,離開了餐廳區之後,來到一段完全沒有路燈的地段,我們看到前方有一些人影,本來還以為有人來這裡約會,沒想到後來就聞到陣陣的大麻味,原來這裡這些人是特別開車來海邊抽大麻,我們都笑著說,賺到了,有免費的大麻二手煙能抽,順便多吸一點,跑起來搞不好更HIGH了。




Keh-Chiang and KaiTi.


我與Keh-Chiang



92 橋下合照,說也奇怪,可能從來沒有在這個時間跑過,肚子居然沒多久就餓了起來,於是我們的機動補給就派上用場了,馬上來杯熱咖啡,外加一點好吃的,在寒冷的晚上喝起來特別美味。


儉華與Keh-Chiang.


大夥一開吃,就越吃越多,都忘了還有漫漫長夜在前面哩。

晚上跑很可惜的一點就是沒有辦法照很多照片,路上的風景也看不見,但我們卻能看到白天看不到的夜景, 像是火龍一樣 橫越舊金山灣的大橋,沈睡的社區,只有每戶門口一盞等待還沒回家的人的光亮,沒有人的辦公大樓,像是掛滿彩珠的巨牆...
,陣陣寒風,還有不時從漆黑的草叢裡傳來的不知名的蟲叫聲,還是什麼動物突然從前方跑過的影子,也有貓頭鷹,還是蝙蝠從頭上飛過,都是非常特別的體驗,
有人說雙眼才是最好的相機,不能拍下來,也只有把這些影像記在腦海裡,看來也只有我們才能體會當時看到的景色,到底有多迷人了。


到達Oracle 總部







在夜色裡的公司總部,湖上的倒影

原來Check Point  的辦公室也在這附近阿。



在Facebook 總部前面合照。

當然要來個讚囉。


這就非常好笑了,因為我們照完像之後想要上廁所,當下決定大夥兒在這裡留下到此一遊的味道,跑到招牌之後,尿了一半抬頭一看
發現居然是Sun Microsystems 的招牌,因為這裡是當年Sun Microsystems的總部,後來賣給FB了,沒想到招牌只有做了前半蓋上去而已,其實並沒有整個換掉,結果我們都尿在 Sun Microsystems 上頭了。



發現Facebook 也提供跟Google 一樣的免費腳踏車讓員工使用,真想直接騎回家,哈哈。


到了East Palo Alto, 儉華得先走了,因為他還要趕去打高爾夫球哩,真的是太感謝他了。


天色漸漸亮了起來,我們到這個時候已經回到我們熟悉的 Steven's Creek Trail  了。




路上還看到這台恐怖的車子。


橫跨85號公路的路橋


Keh-Chiang 還故做有力的樣子。


終於在9點以前,我們抵達了Keh-Chiang家門口,天阿,好累,又好困,果然熬夜跑步真不簡單,

回到家裡,我馬上就開始整理照片跟GPS的資料,打開地圖一看,哇,我們跑了這麼遠耶,真有成就感。

又冷又困又累, 明明是慶祝生日怎會用這種苦行僧的方式, 到底是哪根筋不對, 其實隨著年紀的增長,在我們不斷尋找幸福的路上,我慢慢發現,幸福是存在於用盡力氣地完成自己喜歡的事情之後的汗水,跟肌肉的酸痛當中,在全身疲倦地睡去,腦海裡重新迷迷糊糊地播放自己完成的壯舉,那種感覺,就是幸福了。

強哥,生日快樂!